跨项新人挑大梁 中国跳台滑雪队“飞向”北京冬奥

新华社北京12月24日电(记者王浩宇、郑直、赵建通)2019年从田径跨项接触跳台滑雪时,恐高的宋祺武在训练时觉得“能活下来就行”。如今18岁的他,即将代表中国跳台滑雪队“飞翔”在北京冬奥会的赛场上。

12月5日,中国选手宋祺武在比赛中。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

和宋祺武一样,2004年出生的彭清玥也是通过跨界跨项选拔加入了跳台滑雪队。作为队中年龄最小的队员,彭清玥因为身材小、体重轻,比赛中还在使用青少年雪板。经历一系列国际雪联的奥运积分赛后,她成为了三名获得北京冬奥会参赛资格的中国队选手之一。

“跳台滑雪队目前为止获得了一男两女的奥运资格,能够参加4个冬奥项目的比赛,同时也在力争参加男子团体赛的资格。”冬运中心训练五部部长、跳台滑雪的领队许高航说,“今年的赛季对我们来说基本算是真正的第一个赛季,我们都是在边学习边摸索的过程中参赛。虽然我们在国内训练期间也进行了一系列的模拟赛,但是真正到了比赛场地的时候,遇到的各种各样的情况都不一样。”

与宋祺武和彭清玥相比,同样拿到奥运资格的董冰算是“老冰雪”了。25岁的她此前的项目是北欧两项,但在国际赛场上她也是个不折不扣的新人。

12月5日,中国选手董冰在比赛中。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

“我们的队员刚开始面对比赛的时候,从赛前裁判员给我们检查服装检查器材开始,队员们就会非常紧张。刚开始参赛,运动员就在想着自己要拿第几名,想着自己要获得积分,想着自己要去拿资格,背上很大的压力和包袱。经过这半年的出国参赛,已经逐渐能够把握和平衡心态。”许高航说。

据许高航介绍,为了让运动员熟悉比赛氛围和学会调整心态,队伍专门设计了一些针对性的工作,比如在队内设置模拟赛,设置虚拟对手的比赛来提高参赛能力。在模拟赛中给运动员设置各种各样的困难和定向目标,让他们能够去承受比赛的压力。此外还请了心理专家,对运动员进行运动心理学方面的引导和辅导。

在边摸索边比赛的过程中,中国跳台滑雪队也在改写着历史。“跳台滑雪队在获取奥运参赛资格的人数上实现了历史突破,同时我们男子项目在获取资格的比赛过程中,中国队选手(宋祺武)首次进入了世界杯级别的决赛圈,并获得了积分。”

和他们的前辈相比,宋祺武、彭清玥的成长过程中还多了一样秘密武器——涞源国家跳台滑雪训练科研基地。涞源基地是北京冬奥会三大国家级冰雪运动训练基地之一,具备进行世锦赛模拟和奥运会模拟备赛的条件,其中的风洞实验室是国际跳台滑雪界公认的“训练神器”。

涞源国家跳台滑雪训练科研基地

涞源基地建有世界体量最大、训练功能最完备的跳台滑雪风洞实验室,运动员在这里可进行吊飞训练及助滑、起跳、飞跃等阶段的模拟训练。许高航说:“以前比如说一天两个小时的训练,因为受天气等因素的影响,我们最多的时候可能练到10跳,少的时候比如说5、6跳。风洞实验室里,比如说我们运动员在里面进行三分钟训练,按实际跳台滑雪训练,每一跳4至6秒钟完成一个动作,所以说在风洞中的三分钟,换算下来大大加强和提高了运动员的训练积累。”

风洞高科技不是每个国家(地区)的队伍都能享受到的训练条件,宋祺武短期内的提高正是得益于此。他说:“风洞训练对我的帮助特别大,因为在里面你的容错率高,不像在真实的跳台上去训练,这一跳失误了,可能会等10多分钟、20分钟才能进行下一跳。但在风洞里边,如果这一跳失误了,你可以更快地去改善自己的动作,让自己获得一些更好的感觉,学会一些更好的飞行动作。”

目前,中国跳台滑雪队男队已完成国际赛事任务,回到涞源基地备战冬奥,而女队还要在斯洛文尼亚参加一站世界杯的比赛。回顾这半年多在外征战的经历,让许高航感触最深的,一是新人的快速成长,二是中国跳台滑雪给外人留下了新的印象。

“从国际雪联杯到洲际杯再进阶到世界杯,应该说我们在世界的跳台滑雪圈子里还是让人眼睛一亮的。大家说,‘你们一下子多了这么多跳台滑雪运动员,过去你们没有这么多的选手。’我见到其他国家的一些教练,交流的时候都说彭清玥这个姑娘非常有天赋,应该是未来非常大的一个潜力所在。”许高航说。

Related Post

诉请永久封号、退赔近8000万!河南省消协诉主播辛巴“燕窝案”开庭诉请永久封号、退赔近8000万!河南省消协诉主播辛巴“燕窝案”开庭

虽距网红辛巴“糖水燕窝”风波发生已1年多,但该事件带来的影响还远未结束。5月9日,河南省消费者协会(下简称“河南省消协”)对涉事主播辛巴(辛有志)及多家相关公司提起消费民事公益诉讼一案,在郑州市中级人...